金鼎电话 深夜产房:产妇的一声咳嗽,让我由编外转正,拿了第一笔奖金

2020-01-10 17:34:28

金鼎电话 深夜产房:产妇的一声咳嗽,让我由编外转正,拿了第一笔奖金

金鼎电话, 在我们医院的妇产科,夜班从晚上5点钟开始,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。

每一天的深夜,在产房,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……

“小红,今天晚上,你再值一个夜班吧,实在没人了。”

下午,5点多钟,正当我要打卡下班时,护士长略带歉疚的对我说。

那年,我刚满20岁,从学校毕业,好容易在医院妇产科,成了一名实习护士。三个月实习期满了,和我一起实习的两名护士都留了下来,只有我,因为个子比较瘦小,妇产科的马主任摇摇头:“这孩子,太瘦了,接生可是一个力气活儿,还是让她到别的科看看吧。”

就这样,那天晚上,是我在妇产科实习的最后一夜了。

11点多,我和我的老师们,产房的老助产士,一起帮助一位孕妇接生,因为没有实际经验,我的工作比较轻松,站在产妇身边,帮助她擦擦汗,产妇渴了,把水递给她。

产妇很年轻,也就20多岁,宫口已经开全了,很轻松的一次顺产分娩。

由于宫缩疼痛,产床上的产妇紧紧 抓住我的胳膊,小声呻吟着,助产士们,大声给她鼓劲儿,使劲,使!这种景象太正常了。

忽然间,产妇在呻吟的间歇咳嗽了一声,声音不大,但是,就是这一声不大的咳嗽让我一激灵,我赶紧提醒台上助产的老助产士黄姐。

“黄姐,产妇有咳嗽。”

黄姐看着我,说:“产妇是不是有点紧张?”

我小声对黄姐说:“我直觉看不像,记得在学校,书上写着,羊水栓塞,前兆就有咳嗽这一项。”

见我提到了羊水栓塞,产房里的所有人都变了颜色,咳嗽,是产妇出现羊水栓塞急症最直接的症状,而羊水栓塞,是我们产科最怕遇到的突发疾病。

别以为医学发展到了21世纪,产房里就没有了危险,大家不知道的是,就是在北京,在产妇死亡的病因里,羊水栓塞是第一位的,死亡率高达80%。在世界范围内,羊水栓塞也是致命的急症,在美国,发病率是:1:8000~1:80000,死亡率80%以上。澳大利亚的发病率1.03/10万,是孕产妇死亡的第二位原因,由于羊水栓塞引起死亡的占孕产妇死亡的10% ,英国占到了7%

所以,产房的人都说:宁遇10台产后出血,不遇1台羊水栓塞。

黄姐推了我一把,说:“你赶快到医生值班室,把马主任请来。”

在我们妇产科,顺产接生由助产士负责,剖宫产和难产等由医生负责。

在医生办公室,马主任听完了我的说明,二话没说,一溜小跑奔向了分娩室,见到产妇,大声问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没事,”产妇说:“就是喘不上气,有些咳嗽。”

说完,她又咳嗽两声。接着,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,产妇突然出现抽搐,马主任再呼唤她,已经不能应答了。

“羊水栓塞,立刻抢救。”

马主任立刻作出了判断,马上实行紧急抢救预案。

医嘱就是命令,按照马主任的指示,我们给产妇开放了多条静脉通路,同时电话报告二线、三线医生,医生们在5分钟内都赶到了,包括我们医院的当夜值班院长,赶紧进入抢救中,马主任亲自上台,实施助产手术,胎儿顺利娩出,马上转儿科。与此同时也投入到对母亲的抢救之中,当时产妇病情非常重,血液不凝、持续不断的出血,我们是持续不断的输血,医院的血库用完了,调用其他医院的,夸张的说,北京市的库存血几乎被我们用完了,给产妇一共输了有1万多cc的血。产妇还是没有缓和的征兆,休克、昏迷,随后出现了心脏停搏。

当时的抢救小组,已经涵盖了我们医院各大科室的主任副主任,在给产妇进行了心肺复苏抢救后,产妇恢复了心跳及循环。抢救小组决定,立刻进行子宫全切除术,因为手术凶险极大,给家属交代时,我们很客观的说,只有一线生机,手术风险非常大,患者随时可能在手术中、手术后死亡,即使能活下来,极有可能出现严重的神经系统损伤。家产妇的丈夫很明智,说:“没问题,一切都听医院的。”

在产妇家属的支持下,妇产科手术团队、麻醉科手术室以及外科icu、输血科等的集体协助,经过3个多小时的绝对是“浴血奋战”情况下,顺利地完成了子宫切除术。此后产妇转入icu在重症监护病房,转危为安了。

我没想到,在产房实习的最后一个夜班,竟然是和死神搏斗的一夜,第二天中午,在知道了产妇没有危险之后,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。

那之后,我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,又开始四处寻找投递简历,最后,附近的一家肛肠医院接收了我,我就成了化验科的实习护士。

因为和我学的助产专业不对口,我总有点不甘心,妈妈劝我说:“你就别不满意了,隔壁的小新,学的也是护士,现在在超市做收银呢,你毕竟还是在医院,还是做护士呢。”

一直到三个月后,一天晚上,我接到了黄姐的电话。

“小红,还想做助产士吗,马主任,想找你聊下。”

后来,听同事们讲,马主任为了留下我,特意找到了院长,说:“要是没有小红的细心,产妇真的可能就要耽误了。”

就因为这儿,我正式到妇产科报到时,还拿到了一笔特别的奖金。

命运就是这么神奇,因为产妇的一声咳嗽,让我有了再一次选择职业的机会,到现在,20多年过去了,我成了科里接生孩子最多的助产士。

深夜的产房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门铃每一次响起,都是生命在叩门。静静的,听助产士小红姐为你讲述那些生死相依、悲欢离合的产房故事。下一夜又会发生什么呢?关注小红姐的《深夜产房系列故事》。

上一篇:日本计划提高可再生能源比例:太阳能风力成主力电源

下一篇:金秋十月,来青岛跑一场精品半马吧!鲁商置业·2018青岛西海岸新区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前新闻发布会举行